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月嫂培训 >> 正文

记西乌珠穆沁旗扑火基层干部吉日嘎拉(上

日期:2019-1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记西乌珠穆沁旗扑火基层干部吉日嘎拉(上

记西乌珠穆沁旗扑火基层干部吉日嘎拉(上

发布时间:2015-07-15 已有: 人阅读

原标题:记西乌珠穆沁旗扑火基层干部吉日嘎拉(上)四月的锡林郭勒大草原,春寒料峭,风高物燥,疾风吹打着枯草。4月22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在素有世界四大天然草原之称的锡林郭勒大草原西乌珠穆沁草原上撕开了一道血口,烧掠了6.8万亩草场。。。。。。

这一天的8时30分,西乌珠穆沁旗农牧业局局长吉日嘎拉一上班就与副局长巴图约定,下午去浩勒图高勒镇了解黄牛改良重点户的情况。12点刚过,急促的火警电话改变了吉日嘎拉的工作日程。顾不上吃饭的吉日嘎拉立即召集几名扑火队员,火速赶赴发生火灾最的高日罕镇呼德淖尔嘎查。大伙的心咯噔一下,41年前那里曾因大火了69条解放军扑火战士的年轻生命。

在上,细心的吉日嘎拉想到大家都没吃饭,就从他的黑色小包里拿出4块糖给了每人一块,发给每人一个口罩、一副手套,不停地大家扑火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一边迅速联络、组织农牧业局应急灭火队,一边急迫地带领4名同事赶往火场。下午2时到达火场后,吉日嘎拉与现场临时指挥部会合,随行人员立即投入一侧火线战斗。

17时许,已被浓烟和热浪熏烤了几个小时的他们,此时都已疲惫不堪,体力不支。意想不到的是,一处已被扑灭的山头明火,又借着风势灰复燃,到处跳窜的火苗很快形成了一条几十米的火线席卷过来,而不远处一条公的侧面就是一片5000多亩的杨树林。

情况万分危急。吉日嘎拉一边操起灭火器扑火,一边鼓励大家,“决不能让火头越过公线!”

就在此时,一股强旋风猛地刮起,几米高的火苗瞬间卷着浓烟、草灰、尘土,凶悍地向他们迎面扑来。

“大家快撤!”吉日嘎拉高声呼喊,奔跑中也没舍得扔掉灭火器。然而,一道网围栏挡住了人们的逃生线。吉日嘎拉不得不扔掉灭火器,冲着高日罕镇土地所所长包曙光大喊,“咱俩压上去,让他们快撤!”

灼热的火焰迅速逼近,浓烟呛人,风力达到八、九级,人难于站立,双眼难睁。等战友们一个个跨过去了,吉日嘎啦便向包曙光喊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声音,“我压着,你先撤!我打火经验比你丰富。”

18时左右,在600多名干部群众和森警、消防官兵的共同奋战下,大火终于被扑灭了。天渐渐暗了下来,大伙开始清点人数,却不见了吉日嘎拉的身影,手机也无法接通。

“吉日嘎啦——”

大家呼喊着他的名字,四处寻找。草原一般沉静。

终于,在帮助大家撤离的网围栏不远处,在距离公仅仅几十米的地方,人们发现了烧成一堆焦炭的吉日嘎拉的遗体和散落的被烧变形了的灭火器及其随身物品……

吉日嘎拉永远倒在了那片他挚爱的草原上。

吉日嘎拉,蒙古族,1973年8月出生于西乌珠穆沁旗。1990年12月参加工作,2006年12月加入中国。2002年12月毕业于党校

西乌旗党委、评定为优秀领导干部,荣立“三等功”,2011年被评为“锡林郭勒盟劳动模范”。

吉日嘎拉与高日罕有着太多的渊源、巧合和故事。4年前的2011年4月22日,吉日嘎拉赴任高日罕镇党委副、镇长。从此,高日罕河畔演绎着一个个血与火、雪与灾、美丽与发展的动人传说。

高日罕镇原为国营农牧场,2005年由部队转制建镇,历史欠账较多,人员构成复杂,

经济发展滞后。吉日嘎拉在不到半年时间里,遍访全镇1348户,并把每一户的详细情况一一记录在工作日记上,长达70页之多,重点户他还用彩色笔染色标注。全镇有近千户居民和牧户仍然住在挡不了雨、堵不住风、顶不住雪的低矮土坯房、危房和蒙古包里,吉日嘎啦就先从改善群产生活条件入手,立项目、跑资金,陆续为937户完成了危房,建设标准化棚圈62处,打机井129眼。

面积达1473平方公里的高日罕镇,公建设一直滞后,牧民出栏牲畜、调运饲草、购买生活用品极为不便。吉日嘎拉便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改善牧区的道交通上。吉日嘎拉在任的4年,高日罕累计新修砂石、改建水泥等总里程110多公里,修建过河漫水桥4座,投资额超过3000万元。

草原深处的无电牧户,是吉日嘎拉心头的一份牵挂。他三天两头去找旗电建公司经理陆金章,争取到风光互补项目,让690户牧户结束了无电历史。调任旗农牧业局的第2天,他还跑去找陆经理,嘱咐陆金章将2015年50户牧民通网电的事情抓紧开工建设。陆金章很不解,“你都调走了,这事你还管吗?”吉日嘎拉说,“老百姓的事是天大的事。我们承诺的事情就得兑现啊!”陆金章得直点头,“他是真正为老百姓做事的一个人。他真是一个好干部!”

贫穷不了生态。在吉日嘎拉任职的4年,高日罕镇全镇牧民人均收入增长了近一倍,从2011年的9485元增长2014年的17486元。

乌珠穆沁草原低头,高日罕河呜咽。吉日嘎拉的消息和他的英雄事迹像风一样很快传遍锡林郭勒大草原,领导、同事、朋友、家人甚至采访的记者一个个哭得泣不成声,追思他的文章、诗歌、好来宝也像春草的新芽一样铺满大地——

破阵子 ——悼念吉日嘎拉

问草原何以恋,

茫茫大地无言。

千古枯荣情似海,

雪雨千万年。

化悲同寄天!

壮志英年恸地,

河山默立飘幡。

岁月几多凝雨露,

魂梦长虹绿野牵。

鹰地间。

(中国治疗癫痫病要多长时间湖北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武汉小孩癫痫能否根治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人贫智短网 | 作文成长的故事 | 吸收公众存款罪 | 吸盘挂钩批发 | 什么是动漫店 | 中影电影城影讯 | 淘宝买手机号